国际 为何中外网民对瑞典环保少女的评价如此不同?

为何中外网民对瑞典环保少女的评价如此不同?

2019-11-02 10:44:56阅读量:3139

许月东的作品

最近,16岁的瑞典绿色女孩格蕾塔·瑟恩伯格在上个月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含泪发表了演讲。她愤怒地谴责世界领导人对全球变暖漠不关心,认为他们偷走了她的“梦想”和“童年”,“我们正处于大规模灭绝的开始,你能谈论的只是金钱和永恒经济增长的童话。你怎么敢?”因此,她也成为了中国社交网络上的一个受欢迎的人。

不同于西方媒体和主流精英的赞扬,格雷塔·纽伦堡在中国社交网络上并不流行。《秀》、《戏精》、《天真》、《为什么不吃肉》、《心理问题》、《天真》、《成人使用的小丑》...中国网民大多讽刺和讽刺葛丽塔·纽伦堡的言行。这是为什么?

Greta Thunberg

葛丽塔·纽伦堡的激进言论和行动反映了西方环保主义者和保守派在气候问题上的两极分化。近年来兴起的激进环保主义也成为西方政治中不可忽视的力量。在今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专注于环境保护问题的绿党赢得了年轻人的青睐,并全面崛起。最近,西方国家的群众在一些环保组织的倡议下,成功地抵制了许多文化艺术组织接受石油公司的赞助。在美国,“绿色新政”已被104名国会议员和民主党明年提名的四名总统候选人采纳。如果能够实施,就意味着要进行大规模的配电。

这种激进环保主义的极端和深刻的民粹主义本质与多年来兴起的替代右翼有许多相似之处,也可以被视为西方左翼对日益极端的右翼的回应。他们都想利用每个人对生存的恐惧,通过非理性和情绪化的演讲来煽动大众,创造和利用社交媒体事件来扩大他们的影响力,最终试图影响大众并参与政治,实施他们设想的激进政策,消除或消灭他们的“敌人”。这也反映了西方政治力量的两极分化和民粹主义。

瑞典绿衣女郎葛丽塔·纽伦堡是如何成名的?

葛丽塔·纽伦堡直到最近才进入中国网民的视线。事实上,她在欧洲已经出名很久了。

葛丽塔·纽伦堡于2003年出生于瑞典著名演员之手。一年多前,在看了老师给她看的一部关于环境保护的电影后,她渴望成为一名环保主义者。在她的倡议下,她的家人开始吃素食。她的母亲是一名歌剧演员。为了养活女儿,她的母亲放弃了许多环球旅行,只是为了减少飞行次数,实践低碳生活。

去年,在欧洲200年来最热的夏天过后,格蕾塔·纽伦堡意识到,在环境得以改善之前,她必须让更多的人关注环境保护。她开始罢工。在去年瑞典大选前的十多天里,她每天都去议会门口,静静地坐着,上面写着“气候罢工”。选举结束后,她每周五都走出教室去参加议会。她称这一行动为“未来的星期五”。

葛丽塔·纽伦堡的“气候罢工”

后来,格里塔·纽伦堡干脆辍学抗议。她的故事激励了许多欧洲学生。许多欧洲学生视她为偶像,跟随她的脚步抗议环境罢工。截至今年3月,来自全球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00万名学生响应了格雷塔·纽伦堡的罢工号召。

今年8月,《时代》杂志选择她为“影响世界的100位名人”。为了过低碳生活,她还和摩纳哥王子乘帆船来到纽约,参加联合国组织的“青年气候峰会”。

无论她是在达沃斯、国会山还是在联合国“咆哮”。她的演讲内容相似。她要求每个人都感受到“她每天都感受到的恐惧”,并补充道,“我们甚至可能没有未来。”“我希望你害怕,我希望你害怕,就像我每天一样,然后我希望你能行动”。她呼吁全欧洲的年轻人举行大罢工。她希望世界各国政府在10年内实现零排放,禁止给汽车和飞机加油。她还呼吁全人类吃素。

葛丽塔·纽伦堡的“布道”可能来自气候活动家玛格丽特·克莱因·萨拉蒙2016年的一篇文章,题为“引导公众进入紧急模式:气候紧急行动简介”现在,这篇文章已经被几个激进的气候组织作为标准。他们认为,只有通过煽动对灭绝的恐惧,公众才能进入紧急状态,最终解决地球上的问题。葛丽塔·纽伦堡在她的演讲中曾经说过,想象你的房子着火了。

葛丽塔·纽伦堡在达沃斯论坛上的演讲

然而,她所做的每一个感人的演讲都被许多西方媒体广泛曝光和赞扬。因此,她对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呼声很高。然而,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没有授予她。

格里塔·桑德伯格争论的背后是一场经济利益的争论。

格里塔·纽伦堡的激进言论和行动也受到了西方许多人的批评。10月10日,葛丽塔·纽伦堡的洋娃娃被一个名叫“觉醒”的男人杀死了

gli svegli

)悬挂在意大利罗马的一座桥上。洋娃娃还用英语写着“格里塔是你的上帝”。意大利政府立即严厉谴责这一“可耻”的行为。除了不同意气候变化的保守派,一些同意气候变化的严肃专家和学者也批评她的倡议过于激进。

格里塔·纽伦堡玩偶悬挂在罗马的一座桥上

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回应了葛丽塔·纽伦堡的激进言论。普京表示,他相信葛丽塔·纽伦堡(Greta Thunberg)是一个善良真诚的年轻女孩,如果有人利用她,那个人应该受到谴责。普京说,“没有人向她解释过现代世界是复杂和不同的。生活在非洲和许多亚洲国家的人们希望生活在与瑞典同等的财富水平上。他们应该怎么做?”

同意或不同意气候变暖也是由其经济利益决定的。俄罗斯是一个石油出口大国,其经济依赖于石油出口。普京不同意葛丽塔·纽伦堡的言论是正常的。美国共和党人长期以来一直得到美国石油工业集团的支持,并有敌视环境主义的传统。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们通过他们营地的媒体、智囊团和研究机构否认气候变暖。然而,据《卫报》报道,随着石油公司近年来增加对共和党的赞助,美国两党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分歧已成为历史上最大的分歧。

对于一些民粹主义领导人来说,他们也可能成为气候变化怀疑论者,以获得中低阶层的支持。因为许多中产阶级和下层阶级从事的行业在环境保护方面表现不佳。对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如果西方环保主义者提出解决全球变暖的方案,这无疑将剥夺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权。

据《卫报》报道,几十年来,许多西方大型石油公司一直在通过政治游说、赞助学术研究和媒体宣传来“推卸”自己的责任。他们将气候变暖的责任个人化,并希望每个人都将承担减少排放的责任。他们还将温室气体排放归咎于更贫穷的发展中国家,这样他们才能摆脱主要责任。

由于其背后巨大的经济利益,利益相关者自然倾向于否认气候变暖或者用他们的碳排放责任“踢球”。《卫报》专栏作家丽贝卡·索尔尼特(Rebecca solnit)认为,即使在美国偏左的硅谷,其互联网公司的发展也助长了气候变暖。由于它的技术,人们用越来越多的电来管理我们越来越多的活动。仅在2013年,在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统计中,数字技术在全球排放量中的份额从2.5%增加到3.7%。将来,这些亿万富翁也可能出于自身利益做出违背绝大多数人利益的决定。

为了减少碳排放,格里塔·桑德伯格驾驶帆船去了美国。

对一些环保主义者来说,环境保护也可以成为一项有利可图的业务。一些人批评美国著名环境学家艾伯特·戈尔打着环保的旗号赚钱。他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碳交易公司的主要股东,并在环境保护市场的咨询和演讲中赚了数亿美元。另一方面,戈尔本人乘坐耗油量大的私人飞机,住在一栋耗电量大的大厦里。此外,各国的环保产业也在迅速发展。环境保护本身已被纳入资本主义制度的运作,并已成为一个日益有利可图的行业。

为什么中外对葛丽塔·纽伦堡有如此不同的看法?

对瑞典环保女孩格蕾塔·森伯格(Greta Thunberg)来说,西方主流媒体的评论大多值得称赞,因为环保也符合西方的“政治正确性”。尽管西方也有她的批评者,但这些批评大多反映在不同的政治立场上。但在政治立场的背后,它代表了不同群体的经济利益。

然而,在中国,网民们嘲笑葛丽塔·纽伦堡。这是否因为中国人不支持环保,没有环保意识?相反,中国正在认真执行减排协议,许多政府措施也显示了它执行环境保护政策的决心。在中国的舆论舞台上,大多数对格蕾塔·纽伦堡的批评者也赞同环境保护,这与西方对格蕾塔·纽伦堡的批评大相径庭。

中国网民讨厌葛丽塔·纽伦堡的第一个原因是他们“不信任”西方环保主义者描述的碳排放机制。对大多数中国网民来说,“发展是绝对原则”是共识之一。他们口中的碳排放机制会成为西方剥夺中国这个新兴发展中国家发展的变相工具吗?西方国家不能首先开发和污染地球。在环境得到良好处理后,他们将使用与他们相同的标准来限制发展中国家。西方国家必须首先承担起它们的历史义务。然而,这种“不平等”的感觉以及以瑞典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高地位,自然会让中国网民嘲笑她为“为什么不吃肉”和“白左派”。这里的抵抗有着复杂的历史原因和民族情感。

微博用户在网上嘲笑葛丽塔·纽伦堡

此外,她的社会责任,如“表演”、“玩得好”、“被成年人利用”、“公开发表民粹主义的“极端”言论,以及她作为社会活动家的社会活动,包括“气候罢工”和航行到美国,都是中国网民非常不习惯的地方。环境保护已经深深扎根于人们的心中。在我们的公共舆论领域,很少有像共和党人那样公开反对气候变化的“异端”。对于一个有许多声音可以影响决策的公开舆论领域来说,更“不恰当”的言论似乎很容易引人注目,而对手的反驳言论将“升级”在西方,政治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这种激进言论对政治两极分化变得不那么敏感,成为鼓舞人心的话语。

此外,我们不习惯这样的社会活动。对于社交媒体时代的社交活动,实际上很难区分“展示”和“活动”。有人指责“地球一小时”组织在切断电源的同时浪费了更多的能源,这是形式主义的表现。事实上,这项活动不是关于关灯时可以节省多少电力,而是关于通过这个“展览”传播节能和环保的概念。通过媒体活动获得更多关注是许多成功社交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应该更加关注“展示”背后的理念。

讽刺葛丽塔·纽伦堡“口枪”的帖子

一些网民认为她是“被成年人利用”和悲伤的,这表明我们实际上不相信或钦佩孩子独立思考的能力。“被利用”是一个非常实用和复杂的阴谋论视角。对于天真的理想来说,这总是荒谬的,因为总是有不知名的黑手在背后为他人卖钱和数钱。

事实上,“被使用”是一个错误的命题,因为“使用”是相互的。对于所谓的“幕后”,他们利用葛丽塔·黑恩伯格(Greta Thunberg)来宣传他们的环保理念,这可能有利于他们的利益。对格蕾塔·瑟恩伯格来说,她也利用了他们,并获得了名声和地位。当然,这是一个非常庸俗的观点。葛丽塔·森伯格是知识和行动的统一,即使是她天真而激进的环保理想,许多人也无法实现。

其他人批评她“空谈”。事实上,像她这样的社会活动家“空谈”和“口惠而实不至”也是在这样的决策系统下参与决策的方式。实际工作当然重要。专业决策是由专业人士来做的,她的角色停留在“空谈”和批评上,从而影响到更多的人和更大的决策机构。这整个机制也是中国网民不习惯的。

在左右两极分化的西方舆论舞台上,右翼崛起后,激进环保主义者的这种激进“空谈”也是对激进右翼势力的反击。西方极右势力的民粹主义领导人也在他们的“空谈”和“口惠而实不至”中制造了巨大的噪音,并在“时尚”领域领先了一段时间。它刚诞生时,震惊了许多人,引发了反思西方“政治正确性”的趋势。许多人在其中找到了新的主要位置。激进的环保主义第一次吸引了中国网民如此多的关注。人们感到震惊和困惑是很自然的。

参考链接:

http://www . the guardian . com/environment/2019/oct/11/political-polarization-climate-crisis-trump

http://www . the guardian . com/comment free/2019/oct/09/polluers-climate-crisis-化石燃料

http://www . the guardian . com/comment free/2019/oct/11/election-climate-英国退出欧盟-green-policies-mp

http://www . the guardian . com/environment/2019/oct/12/if-they-do-it-we-will-Greta-thun Berg-wards-climate-striker-of-long-lot

http://www . the guardian . com/environment/2019/sep/23/Greta-thun Berg-speech-un-2019-address

http://www . the guardian . com/Australia-news/2019/sep/25/Morrison-response-to-Greta-thun Berg-speech-by warning-children-against-unusing-climate-焦虑症

http://www . the guardian . com/comment free/2019/oct/10/power-silicon-valley-climate-crisis-big-tech-盈利

http://www . the guardian . com/comment free/2019/oct/11/Greta-abiy-Ahmed-nobel-peace-prize

https://finance.qq.com/a/20191012/007434.htm

http://www.sohu.com/a/339728738_562531

http://www.sohu.com/a/343278605_600501

http://global . Sina . cn/szx/article/20190930/0587 AE 88 e 7851000 . html

https://news.ifeng.com/c/7qsz35bfjqw

https://new.qq.com/rain/a/20190929a0b5a700

作者|徐越东

编者|俞雅琴

校对|薛静宁

安徽快3投注

Copyright (c) 2013-2015 shpzh.net 中庙新闻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