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杨家的饺子与茶

杨家的饺子与茶

2019-11-03 16:56:12阅读量:4302

冬天,水蒸气很浓,饺子被一个接一个地倒出。在杨妈看来,只有皮薄馅大的饺子才是外面孩子们最好的安慰。

老房子花园里的许多杂草已经清除,明年还可以种一些水果和蔬菜。杨爸爸从老房子附近的古井里又倒了两桶水,回家泡了一壶好茶。

奖牌和证书包装整齐,换成新洗的军装。李代兵开始了他的旅程。

站在售票处门口,李代兵翻遍口袋找到了车票,干净平整的脸上印着“莱芜”字样。早在两个多月前,他就下定决心今年去山东度假,陪杨的父母过新年。

北方的冬天总是很冷。火车正在加速行驶。李黛冰凝视着窗外,看到电线杆飞过。

熟悉的铃声响了,是杨妈。

“戴冰,上次你在电话里说你想吃茴香饺子,这次妈妈多装了些,这样你就可以一次吃够了。”

“妈妈,我已经在车里了。回家还有一个小时。”

电话那头的杨妈,无法用她的语气掩饰她的喜悦,连连说“好”,并告诉李代兵注意安全。

挂断电话,李代兵又看了看窗外。几年前,还有一个姐夫,他把胳膊搭在肩膀上,对自己说:“我妈妈做的茴香馅饺子是最好吃的。我回家后会把它们带给你。”

冬天温暖的阳光懒洋洋地照耀着,重叠的房屋在寒冷的雾中渐渐消失。“杨爸爸”杨宏成和“杨妈”郑晓华早上经常出去散步。有时候,父母带着他们的孙子杨益明去公园散步。这一天,李代兵回来了,他的父母哪儿也没去。

在一个小房间里,阳光照射在阳台上。小益铭正在阳台上摆弄他的“大炮”和“飞机”。在厨房里,杨妈和她的儿媳妇邹丽娜很早就开始吃午饭了。杨妈用左手摊开一张饺子皮,用右手指尖蘸了一点水,在饺子皮上涂了一圈。饺子皮被对折,她的右手拇指和食指用力压在饺子皮边缘的左右两侧。她的手指把中间部分挤压在一起。一个薄皮大馅的饺子完成了。

"老阳,出去看看士兵们是否已经到了?"杨妈的工作没有闲着,但她一遍又一遍地催促杨的父亲。

杨爸爸刚脱下棉袄,又穿上,向外走去。

"爸爸妈妈,嫂子,我回来了."李黛冰笑着张开双臂。杨的父亲和母亲被抱在怀里。小益铭也从阳台上跑出来,拉着他妈妈邹丽娜高兴地跳了起来。

“妈妈,我给你买了条围巾。请试穿一下。它是红色的,喜庆的!”回家前,李黛冰想起前几天杨妈在电话里说冷,并在商场买了一条围巾。李黛冰把围巾裹在杨妈的脖子上,把露出来的角紧紧地塞在围巾周围。在镜子前,身着军装的勇敢的李代兵靠在杨妈身上。在红领巾的背景下,马洋的皱纹似乎有所抚平。

"戴冰叔叔,我的礼物在哪里?"小益铭仰着头问李代兵。

“当然有你的天赋,帅哥!”李代兵神奇地从后面拔出玩具枪。小益铭喜出望外,拿起玩具枪,迅速换上了之前定制的绿色迷彩服。

“叔叔,看,我帅吗?”小益铭手里拿着一把“钢枪”,穿着迷彩服。

"易茗,你还记得你叔叔以前教你的军歌吗?"小益铭没有怯场。他整齐地戴上帽子,慷慨地唱着《强大军队的战歌》。

“倾听新征程的号角,加强军队的目标就在前方召唤,我们将承担起加强国家的责任……”

歌声不成熟,但很强。恍惚中,李代兵似乎看到了他父亲杨树鹏从小的样子。

三年前,“杨根西公司”奉命在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作为公司第一党的领导人,高级军士长杨树鹏是第一个向公司递交邀请函的人。

2016年7月,杨树鹏在执行警戒任务时遭到袭击。获救后,他失败了,死在了维和战场上。

不到五个月,他就能回家与父母、妻子和孩子团聚了。

"饺子煮好了,食物端上来了."厨房里传来杨妈的叫喊声,李黛冰的思绪被打断了。

听说李代兵要来,杨妈特意多加了几个菜,在厨房工作了一上午。

看着桌上的饺子,李代兵无视饺子滚烫的热度,用手捏了一个,放进嘴里。他不停地吹嘘饺子很好吃,但天气很热。

"妈妈,我下次回家想吃饺子."李黛冰对杨妈的耳朵说。

杨妈拍了拍李代兵的背说:“好吧,你回家的时候我们会收拾好的。”

杨爸爸喜欢喝茶,喜欢泡一壶茶慢慢喝。泡茶的水来自老房子附近的水井。

老房子位于莱芜市港城区八庄村,杨家曾住在那里。

每个周末,杨爸爸总是骑摩托车,带着两个大的白色水桶去井里打水。在他眼里,只有那里的水甜得足以品尝一壶新茶。

这一次,当李新明在度假时,杨爸爸带他去井里打水。

打完井水后,杨爸爸带李新明去了老房子附近的一块菜地。菜园里黄色杂草丛生。杨的父亲告诉李新明,杨树鹏离开后,一家人搬出了老房子,菜园也没有得到照顾。

李新明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当他得知杨树鹏死在国外,仍在家中度假时,他当场崩溃,痛哭流涕。

新兵连的三个月里,李新明的班长严格带领部队。每次他被批评,李新明都会躲在角落里偷偷擦掉眼泪。那时,杨树鹏经常把他拉到身边,和他谈论他的生活和理想,帮助他迅速适应新兵连的生活。他参军已经七年了,李新明不再是一个在困难面前哭泣的小男孩了。

随着岁月的流逝,季节也在变化。李新明似乎看到那时的杨家和他们的儿子总能在这个小地方找到不同的乐趣。春天,一切瓜果的芽和种子都播种在花园里,期待生命的孕育。夏天,在树荫下吃几个又甜又凉的瓜果非常舒服。

杨爸和李新明背上扛着锄头和铲子,摇着大地。大汗淋漓后,花园里的杂草被清除了。“春天来了,让我们打扫花园,种更多的水果和蔬菜……”李新明陪着他,杨爸爸独自说道。

回家后,李新明还带来了一份由“杨根西公司”全体官兵准备的特殊礼物——一段由该公司官兵拍摄的视频。

“祝我的爸爸、妈妈、嫂子新年快乐,身体健康……”照片中出现了官兵们略带稚嫩的笑脸,杨的爸爸妈妈开心地笑了。

杨树鹏被送走的那天,营地的天气很阴沉。营地里100多名官兵站在两侧迎接英雄的归来并敬礼。杨树鹏亲属的眼泪显然是棱角分明的铁锭,砸进了“杨根西连”每个官兵的心里。

“王镇、文海迪、李代兵、李新明……”杨爸、杨妈和杨树鹏的好同志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这两个老人失去了他们自己的血肉,增加了许多彼此认识很久的近亲。

一年过去了,杨爸爸的生日就要到了。正当他们度假的时候,王镇和文海迪乘火车到达了杨家。

“爸爸,许个愿。”蜡烛闪烁着,餐桌上家人团聚的身影显示出肉眼可见的温暖。

“然后我会许个愿,祝我们家的每个人安全、健康、健康,孩子们有空的时候会经常回家看他们。”说了几句简单而温暖的誓言后,杨的父亲和母亲的眼睛闪烁了一下。

当饺子从锅里出来时,上升的水蒸气在光线下变得越来越暖和。

杨妈使劲往王镇和文海迪的碗里挤饺子。"明天我会再做一些,你可以给公司的孩子们带一些来。"

时空流动,深情不变。

主题地图制作:孙鑫

Copyright (c) 2013-2015 shpzh.net 中庙新闻 版权所有